跟着感觉走——魏盼盼其人其艺

2013-09-06

一九八六年夏,魏盼盼出生在山东潍坊;在那个重男轻女之传统观念根深蒂固的小地方,本该温顺乖巧的她在学校被欺负时竟然敢和男孩子打架。

涂鸦绘画应该是大多数人童年时候的消遣途径之一,盼盼也不例外。课余家中,她喜欢涂涂画画,尤其偏爱画电视上的人物角色,没有任何地训练和基础知识,竟也能画出些许神似。不过,在那个唯分数为第一标准的教育环境下,她的这点小特长显然无用武之地,也没有被重视。

在父母的唠叨和催促下,她安然度过了小学和初中。


2001年7月,盼盼考入当地新改建的安丘八中[1]。该校正值改建伊始,决定以艺体特长教育为突破口,走“艺体特长化”培养之路,全面促进学生的大面积成材。这一教育特色的推行,简单点说就是想通过文化课考取大学基本无望的同学被鼓励学艺术——美术、音乐、体育,这三个大类里面总能选择一项自己喜欢的。盼盼文化课成绩一般,在高二的下半年主动放弃文化课高考,决定参加美术班学习,魏父欣然应允。

美术班的学习并没有比文化课轻松多少,她按部就班的每天上午文化课,下午和晚自修进行素描、水粉、速写的练习。一年时间,美术技法水平距离考取八大美院还有差距,不过考个第二批次本科还是有把握的。2004年8月,同学纷纷收到入取通知书,而她迟迟没有收到山东工艺美术学院的通知书,依照她的美术专业名次和文化课分数考取这家学校是没有问题的,多方渠道打听才知道,原来学校没有收到她的任何报考信息,归因于她填报志愿的表格数字填错。

一个数字的失误,使她不得不复读一年;又一年的苦闷,让她更加努力的去学。功夫不负有心人,2005年再次高考,考试成绩公布后综合考量:名次靠前且中意就读的文化类大学是南开大学,美术类的是中国美术学院。她没有听信老师的劝说,毅然选择了美院,她自信这一年的蛰伏注定为的是走进这座艺术殿堂。这年秋天,她如愿坐上了开往杭州的列车。


2005年的中国美术学院,大一时期是造型基础部阶段。造型基础部是以研究新教育体制下实践造型艺术“宽口径、厚基础”人才素质为主攻方向的教学与研究单位;担负造型学院本科生第一阶段(第一学年)及该领域研究生的培养任务,同时还将进行研究生课程学历教育等,它是中国美术学院实行二段式教学体系中重要的部分。那时,盼盼面对来自天南海北的绘画高手,尤其是附中考上来同学,技法比自己娴熟的多,为此她甚至一度迷茫过,经常躲到图书馆翻看各种书籍。不管怎么说,初入这所有众多艺术生梦寐以求的殿堂,她的眼界得到了极大的开阔。

次年,她进入张培力执掌的新媒体艺术系[2]学习,直到毕业那年,盼盼学业的基本常态就是跟随系里的课程在“技术、方案、实现”三个环节间不断往复,期间她结交史论系同学,读了许多正统理论书籍;得益于此,她的理论支撑相对扎实,对于“新媒体”这一相当时髦的概念有了自己的把握,在毕业论文中开篇写到:“‘新媒体’仅仅意味着“新”的传输系统,但是其所传输的文本较以往并没有实质性的改变,从某种意义上来说,我们正在经历的是一个快速‘变革’的时代,而不是一个彻底扫除过去的‘革命’的时代。”显然,她受到了理查德▪豪厄尔斯【Richard Howells】在《视觉文化》一书中观点的影响。国际上的媒体艺术家彼尔维奥拉也是她所崇拜的,在国内来看,盼盼受导师张培力的影响最大,张的作品她能如数家珍般说出来,并有自己的看法。

笔者有幸参与了盼盼的毕业作品安装布置,于我而言,作品并不容易理解,我种种刁难式的疑问,她自信心爆棚的反驳:“这个作品,要么是最高分!要么是最低分!”再追问理由,她给我的仅仅两个字——“感觉”。果然,她的作品拿了新媒体系最高分,还发了个崇丽艺术奖。

《源》 影响装置 2009年

她的毕业作品《源》,典型的新媒体作品。两台投影仪一个同步器一个音响,一台投影在墙上,一台投影在地面,播放着两段同步的录像并伴有声音,带有手掌纹的面粉被高空滴落的水打湿破坏,继而录像倒放,水滴不断抽离,面粉回复原状,总计时14分钟,如此循环。该作品完整性很好,三面被墙体包围,统一的灰色调。盼盼给出的释义是:“水与面粉之间本来有种相互融和的暧昧关系,水是生命之源,面是大多数人的主食,两者维持了生命的存在,命运在占卜里有时候是通过手纹来体现的,与生命达成一定的关系。从作品的形象上,水滴的动感与面粉被动结合,水滴与面粉和手纹的关系在叙事上违反了常规,水滴改变着面粉的属性,毁灭着手纹。”

反观盼盼在美院时期的一系列作品,有这么几个关键词——生命、命运、占卜——值得注意,和作品名称“源”的比照,我能深切地感受到她对“生命”的深层次思考,一如那高深的禅宗法师对“从哪里来往何处去”问题的思索;芸芸众生又有几人能够看透知晓,冥冥之中自有定数,跟着感觉走吧。


2009年7月,盼盼正式毕业,真正走出美院开始步入社会。对于纯艺术类的毕业生来说,要想很好地融入社会,真的不易,既便是国内一流的美术院校毕业,绝大部分也不能够很好的靠“搞艺术”站稳脚,更多的是选择艺术相关的职业——譬如绘画教师。起初,盼盼选择的考前班教师一职,原因有二:教学相长,熟练素描色彩速写的基本功;赚钱快,半年上课半年自由创作。然而半年下来发现此举弊端种种,最大的顾虑是考前班教学年年雷同,没有创新,技法重复,对自己的艺术创作之路百害而无一利。

鉴于此,一年后(2010年)她改道少年儿童绘画教学,自主招生,课时随意,发掘童真,借助孩童的纯真之眼和无穷想象力,更深刻的感知艺术的深层魅力,更为关键地是她有了大量的时间自由创作。此时期的绘画创作也得心应手,佳作频出。这幅《夏日午后》作于2012年夏,是她此时期较为满意的作品之一,摘录她当年关于此作的小记如下:

毕业后真正走出美院,一直在思考自我定位,深感世事纷繁,试图追寻一丝内心的平静。炎炎夏日,凉风吹过,坐于藤椅之上,似乎是自己的写照,这一习凉风能否带来内心片刻的安宁?记于2012年盛夏

夏日午后 60×80cm 布面油画 2012年


可以说,此幅作品的创作完成,坚定了她走艺术道路的决心。用盼盼自己的话说就是“此作触动了她内心的某种东西”。





[1]该学校前身为“安丘市高级技工学校”,1999年经教育部门批准改建为“安丘市第八高级中学”,2009年改为“安丘市第二中学”。

[2] 2001年9月中国美术学院建立了新媒体艺术中心,在此基础上,2003年6月正式建成独立科系,命名为“新媒体系”。2010年9月,该系合并整合为跨媒体艺术学院。



上一篇:美术教育计划
下一篇: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