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想画进现实——魏盼盼

2018-07-31

年度推荐-推荐词


强调画面的完整性与表达的真实性,拒绝浮夸与卖弄,魏盼盼用看似凌乱的线条和色块,构成一幅幅整体感强,且明确、清晰、坚定的画面。她用绘画告诉我们,只要执着地坚持下去,就能找到那甜美的甘泉。




有感而画——魏盼盼的创作方式


2005年,魏盼盼考入由张培力执掌的中国美术学院新媒体艺术系,在一个开放和民主的教学环境里,每天基本就是在“构思、方案、实现”三个环节间不断往复的准艺术家状态,盼盼获得的更多的是一种新的审美态度、艺术态度和创作态度,最为重要的是,她找到了自己。

或许是这种开放的教学环境造就了独立思考的能力和认知,魏盼盼关注当下和自我感受,而毕业之后一直处于自由创作的生活状态,使魏盼盼认为自己需要一个沉淀的过程,而绘画可以帮助她实现,于是她就开始画油画了。或许是天生的艺术家气质,魏盼盼走上绘画这条路是冥冥之中的缘分或者命中注定。

涂鸦绘画应该是大多数人童年时候的消遣途径之一,盼盼也不例外。课余家中,她喜欢涂涂画画,尤其偏爱画电视上的人物角色,没有任何地训练和基础知识,竟也能画出些许神似。不过,在那个唯分数为第一标准的教育环境下,她的这点小特长显然无用武之地,也没有被重视。在父母的唠叨和催促下,她安然度过了小学和初中。

“未能抛得杭州去,一半勾留在此湖”,该是有缘吧,魏盼盼在高考填志愿时,在南开大学和中国美术学院之间选择了杭州的中国美术学院。后来,魏盼盼在美院读书,再后来,恋爱安家、办工作室、创作写生,都在杭州的西子湖畔。魏盼盼说,她认为最惬意的事情是坐在西湖边喝茶看景采风思考,笔下自然多是西湖风光了。

魏盼盼所画的西湖风光,必须是触动她内心的,不论是景致、视角、色彩,还是打动人心的千古传说。她在2015年的一次访谈中这样说:

西湖系列是2015年开始创作的,西湖边到处都是葱葱郁郁的花草树木,到处是形形色色的人。人们在西湖边漫步,树荫下喝喝茶、吃吃点心,长椅上晒晒太阳……我的想法很简单,展现能触动我的部分,画出我想要的一种感觉。

西湖如画,它的美无法用言语形容,也很难用绘画进行描绘。晴湖、雨湖、雪湖……一个平湖秋月,可以用上千个视角来诉说。而魏盼盼并没有被这些景观所桎梏——她画笔下的西湖,常有令人有惊奇之感。魏盼盼画的西湖,多半是跟着感觉走的,没有固定的模式,没有不可以的取景,经常是速写小稿之后,画布就不打稿了,随机从画布中间的一个小元素开始,画面慢慢地铺展开来,过程中动作变换:时而小笔勾勒、时而大刷挥舞、时而指头涂抹、时而刮刀纷飞……俨然一位指挥家。

再后来,魏盼盼画笔下的西湖景致越来越多,画风越来越成熟。但她并没有因此沉浸在西湖的美和诗意中,开始了对人物肖像的研究。在2015年的一次访谈中,魏盼盼就提起“以后会对人物进行长时间的研究创作”。一方面,人物是从事油画创作的人所绕不开的题材,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是,魏盼盼她当妈妈了。可爱的小天使,让身为艺术家的妈妈有了更多表现的欲望,而“小芽儿”对世界的好奇,为本就敏感的魏盼盼打开了新的大门。很多时候,小天使是在魏盼盼的画室里度过的,在她牙牙学语、蹒跚学步的时候,会时不时蹦出一些“惊呆”妈妈的词句,在她的成长中,感受生命的新奇。所以,魏盼盼会在画累了西湖的时候,画画她眼中的小天使,也会在小天使自由的涂抹里,发现艺术的新的闪光。魏盼盼画了一批她的“小天使”,继而画了一批人物的肖像。其实,魏盼盼很早就画人物肖像,只是那时候的人物肖像,更像是她自己的内心独白,陆陆续续,她画了一系列的自画像。再后来,魏盼盼不满足于画自己,她开始画身边的朋友、老师甚至陌生人。2017年1月,她开始了一项称为“造像纪”的艺术计划,与个体互动,多渠道征集参与者,之后创作。

魏盼盼是一位喜欢诗意和浪漫的艺术家,这可能也是女艺术家的共性,所以,她把每一幅作品都画的特别唯美、浪漫,特别的安静和积极向上。甚至她描绘的情侣,空气中流动着浓得化不开的甜蜜。魏盼盼说,她喜欢看到每一个人幸福的样子。如此,她会更加感到幸福。

画室是魏盼盼的实验场,她在那里挥洒。出了偶尔参加展览活动和友人之间的相聚,她几乎把所有的时间都放在了画室了。艺术是一个人和画笔的战斗,艺术是一个人和思想的战斗,艺术是一个人和时间的战斗。每个人都害怕时间悄然的流逝,害怕错过那些生命中的美好。于盼盼而言,在创作之余和她的模特交流,和每位创作的个体互动都是新鲜的、可感知的。在画室里非常安静的魏盼盼,会在和她的创作个体熟悉后打开话匣子,并借此激发更为真实的想象力,继而去反哺艺术创作,为艺术创作之升华做累积。

魏盼盼在互动创作中感触很多,2017年八月份她就已经按捺不住创作的冲动了,创作了《脸》系列。魏盼盼在大众之脸中捕捉独特的元素进行肖像再创作,创作时淡化人物形象的的社会符号,捕捉人物内心,注重该形象给观者的直觉感受与想象。我想,魏盼盼的艺术世界,正是充满憧憬的虚拟与现实之间的真实,也是她理想的真实。所以,我想以魏盼盼喜欢的一段话结尾:

不害怕潮流,不羡慕虚名,不迷恋沙龙的光彩,更不迷信权贵的指挥,正心诚意作画,这样的人总是有的,而且正是他们构成了民族的绘画的历史的主要篇章,古往今来。

上一篇:无